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 网站首页 足球比赛预测 万博app 万博manbetx app 苹果 万博体育客户端app下载 老区新貌 老区人物 老区调研 老区资源 老区特产 烽火年代
?
?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烽火年代 ?
?
保卫抗日政权和巩固抗日根据地的斗争
?
?
【字体:
?
?
  邢台县抗日政权的建立和抗日根据地的开辟与形成,不仅使日本侵略者如茫刺在背,多次扫荡进犯,欲以扼杀。反动的会道门、溃兵、土匪等也伺机制造混乱,破坏抗日斗争。加上国民党鹿仲麟部的搞磨擦,使新生的抗日政权和抗日活动步履维艰。在这种错综复杂的环境下,中共邢台县委和抗日县政府不乱方寸,坚持抗日大局,配合路八路军,在坚决反击日寇进犯的同时,也对各种破坏抗日的反动势力进行了毫不妥协的斗争,巩固和发展了抗日政权和抗日根据地。
??? ? 击溃日军初犯之敌,鼓舞军民斗志
  1、1938年1月22日,为摧毁刚成立不久的抗日县政府,驻邢日军出动一个连队的兵力,分两路合击营头。南路之敌经羊范、坚固、朱庄顺川而上,在元庄河被我先遣支队和县独立营击溃;北路之敌经南石门、姚坪、川口来到马寨河,遭我129师386旅772团一营和浆水游击队伏击。战斗从上午8点持续到下午4点。敌人在河滩架起钢炮,将我南山阵地炸出一个个大坑,我军凭借有利地形,奋勇还击,打败敌人多次进攻,击毙十余名日军,使两路敌人无法会合,只好败退而回。日军初犯山区被彻底击溃,保卫了新生抗日政权,极大地动鼓舞了抗日军民的志气。战斗结束后,有营头召开隆重追悼大会,悼念第一个为邢台人民流血牺牲的八路军营长潘占魁同志。
  2、取缔“红学”。山区的“红学”即真武道,也称红枪会,原为农民群众自发武装斗争的组织,带有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组织严密,纪律严格。在历史上曾起过积极极作用:反官府、驱军阀、两次攻占邢台城,杀过官府税官,砸了税卡局,甚至打过溃兵张老荫。抗战爆发后,“红学”在“打溃兵、抗日保乡”口号下恢复成立,总团部设在路罗,下设8个分团。初期打过溃兵,抗击日军。不久被封建势力利用,依附民军头子张锡九,开始与我抗日政府对抗。命令各村“红学”把持村政,拒绝抗日工作人员进村,阻挠破坏抗日。1938年2月中旬,“红学”总团部乘我浆水游击队改编调走之机,挑动两、三千名道徒,公然包围浆水抗日救国临时政府,摘掉政府牌子,插上道门杏黄旗,并以绳索捆人威胁逼迫命令政府人员离开。经八路军工作团说服教育,道徒感到理屈,自动溃散。4月17日,八路军115师6名侦察员途经桃树坪被“红学”杀害,将枪支交到“红学”总团部。我方提出“惩办祸首、交还枪支”,几经交涉无果。4月28日,129师386旅旅长陈庚率部从辽县开赴路罗,根据“红学”阻挠破坏抗日的行径,于半夜突然包围总团部,将“红学”首领安庆善、路纪五、曹桂芝逮捕枪毙,民军头子张锡九连夜逃跑。第二天下午,部队和抗日政府在路罗召开祝捷大会,宣布“红学”为非法组织,各村“红学”纷纷解体。这一行动,使广大群众扬眉吐气,抗日热情空前高涨,抗日政权进一步巩固。
  3、粉碎敌人多次扫荡。继1938年1月22日军进犯营头被击溃后,气急败坏,不摧毁抗日县政府、不消灭八路军主力不罢休,在之后一年多的时间内,连续三次对根据地进行扫荡,均被抗日军民粉碎。
  1938年四月初,日军为了消灭八路军主力129师,纠集了3万兵力,从西面的洪洞、太谷、榆次、北面的平定、东面邢台、南面涉县、长治、屯留等地,分九路围攻晋东南抗日根据地。为击退敌人进攻,冀豫晋省委和129师召开了特委书记与各支队负责人联席会议,研究部署反围攻。根据上级指示,邢台军民立即行动起来,成立了战时紧急动员指挥部,印发了大量关于“如何坚避清野”,“如何对付敌人扫荡”的传单,动员群众藏好粮食,赶走牲口家禽、掩埋水井,以饿死、渴死敌人。同时组织起担架队、运输队、支援部队。4日,驻邢之敌3000余人出发,沿龙门、路罗、稻畦和沙河渡口分4路而上。8日,沿龙门西犯之敌中途遭我冀西游击队痛击;13日,向稻畦推进的日军,在前河岔被群众阻截。其他各路也是处处挨打,缺粮少水。16日,129师在武乡长乐村一举歼敌2200余人,邢台日军闻讯后如惊弓之鸟,行至半路便窜回。
  1938年12月29日,驻邢日军趁年关将至,出动1000余人向我根据地扫荡进攻,妾图对抗日军民突然袭击,在县委、抗日县政府领导下,动员群众做好抗敌准备,同时组织地方武装配合先遣支队二大队主动出击,事先在日军必经之路设伏。日军见我方早有戒备,使于31日龟缩回去。
  1939年6月1日,邢台日军配合山西日军第二次九路围攻晋东南,调集3000余名日伪军,分南北两路对邢台根据进行“扫荡”。南路之敌沿太子井、龙泉寺西上,当日傍晚在兴繁岭遭我先遣二支队二大队伏击,晚上窜回土岭、峰门。2日下午刚到路罗,又在村口被二大队和自卫队袭击,迫使敌露宿沙滩。3日清晨,日军北窜赵家沟,再次受到二大队和自卫队前后夹击,残部向北逃走。北路之敌由皇寺经龙门向宋家庄进犯,当日在条子峪遭我八路军青年纵队伏击。晚上露宿军营村外,又被青纵和自卫队杀伤20余人。2日敌向西进犯,青纵和自卫队在土门、武家庄、孟家庄一带与敌交战2个多小时,杀伤日伪160余人,并将邢台日军司令岗田的一名参谋长击毙。3日,敌由将军墓直扑浆水,途中又被我县独立营和自卫队杀伤几十人。4日,南北两路之敌在吕家庄会合后向东撤退,又在香炉寨、老苍会两次被我军民袭击,俘虏70余人。惊慌失措的敌军见这次“扫荡”连连失利,只好于5日经龙泉寺败回邢台。连续反“扫荡的胜利,鼓舞和锻炼了根据地军民,震慑了敌人,使日军在1939年下半年到1940年底一年多时间里,再不敢对根据轻举妄动。”
  4、收编溃兵,铲除土匪残余势力。抗战初期,流窜到邢台县西部山区的溃兵,土匪多达14股,不仅遭害百姓,而且破坏抗日。1937年10月中旬,胡震带领抗日武装上山打游击经过龙化,盘踞在该村的溃兵申国栋部,依仗人多势众,武器精良,架起两挺机枪不停扫射,使抗日武装未与日军交战就受到很大损失;1938年2月,八路军工作团吴海棠、王大敬在西黄村帮助建立了抗日游击队,短时间内就发展到50多人,十几条枪。正当游击队到周围村宣传群众、动员枪支,为八路军筹军粮之时,驻在西黄村的土匪头子李老本暗中指示其干儿子冯焕阳于4月3日夜包围了游击队部,将枪支全部抢走,并杀害了队长谷平阳。
  为了扫除抗日障碍,推动抗日工作,八路军129师在东下太行开辟根据地过程中,根据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首先由东北抗日第一游击纵队司令张廷枢、副司令张政枋和共产党员孙东垣,利用东北老乡关系,通过说服教育,收编了溃退该地的原东北53军溃兵,将田福义等部改编为三个支队和一个特务营。之后,冀西民训处李洪年等人前往路罗,借调解武金铎部与当地“红学”冲突之机,做通武部工作。后经请示上级,由杨秀峰出面协商,由河北民军副司令乔明礼将武部收编,接着八路军工作团又收编了李宗鲁溃兵,编入我先遣支队独立营,李任营长。而盘踞在东牛峪、皇寺、西黄村一带的土匪首领申国栋、岳鹏、李老本等拒不接受劝告,继续为害百姓、破坏抗日。在此情况下,我地方武装配合129师正规部队进行了坚决的主动出击。1938年4月29日,129师386旅771团在掩护徐向前路东纵队穿越平汉线时途经东牛峪,将驻扎该村的申国栋100余人全部围歼,战斗仅用17分钟,缴获机枪4挺、步枪70余支。司令申国栋被活捉,后押到受害最重的大贾乡枪决。5月3日,771团开赴皇寺,岳鹏部向灵霄山逃窜,多数被我聚歼,余部逃往邢台投降日军。西皇村的李老本见势不妙,仓慌逃往沙河,不久在功德旺被我俘虏处决。冯焕阳被我抗日县政府派武装追至武安阳邑,冯率部投敌。至此,邢台县抗日根据地的溃兵,土匪彻底被清除,根据地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加强。
  5、坚持抗战反磨擦,保卫抗日政权。
  1939年2月,国民党河北省政府主席鹿仲麟及其部队对日军“扫荡”采取不抵抗主义,由冀南逃进邢台县山区路罗川避难。省政府设在贺家坪,省党部驻在天明关。鹿到邢后,不但不与根据军民搞统一战线,合作抗日,反而坚决贯彻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确定的“溶共、限共、防共、反共”的反动方针,明目张胆地反对共产党、八路军,千方百计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纂夺抗日政府的领导权,挑起了国民党顽固派与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民的磨擦。使刚刚稳定的根据地局势骤然恶化。3月中旬,石友三的10军团、孙良诚的铁军、张荫梧的河北民军、侯如墉的别动四纵队、夏维礼的冀察二路军和最反动的红十字军相继败退到邢台县山区。除过往部队外,常驻的就有5000多人。这些抗敌无能的顽军所到之处,肆意搜刮百姓、吊打村干部,限制我政府公务活动,使磨擦与反磨擦的斗争日益加剧和复杂化。
  保卫抗日政权是反磨擦斗争的焦点。鹿仲麟一到邢台县便放出统一政权,撤换县长的谣言,引起群众恐慌不安。为此,县委、抗日县政府当即邀请省政府和省党部在浆水召开军政民欢庆春节大会。会场上不时响起“拥护抗日县政府”、“拥护胡县长”、“拥护鹿主席团结抗日”等口号,体现了抗日军民的意愿,有力地回击了国民党顽固派破坏抗日,取消抗日政权的阴谋。鹿野心不死,于3月初公然以省政府名义下令撤销我冀西专署,命我抗日县、区政府受其领导。同时在山区大量发展国民党员,壮大搞磨擦力量,与抗日政权对抗。接着又采取突然袭击的手段,通知八路军工作团(县委)于3月12日赶赴路罗参加欢迎国民党米(文和)师长的群众大会,并私下安排国民党员在会上提出撤换胡震县长的提案。我方针对鹿的阴谋,采取紧急措施,通知当地共产党员和群众积极分子同国民党员一起涌进会场,见机行事。会上,八路军工作团主任(县委书记)刘毅登台历述三民主义,总理遗训和抗战建国纲领,并欢迎米师长与我方携手抗战。我方群众不断呼起“拥护八路军”、“拥护抗日县政府”的口号,迫使安排的国民党员没敢提出“提案”,鹿的阴谋再次破产。
  屡次挫败鹿的阴谋后,鹿仍不悔改,因此,我方开始反击。首先是大造革命舆论,组织政治反攻。同年5月,根据上级指示,县委、抗日县政府开展了“拥朱反汪反顽固”运动,即拥护朱德总司令任河北省主席领导抗日,反对大汉奸汪精卫叛国投敌,发起对顽固派的政治反击。县委翻印了《破坏团结分子应受处分》一文到处张贴,分区和抗日县政府并于5月7日在将军墓联合召开了反对鹿仲麟制造磨擦、破坏抗战声讨大会,揭露顽固派破坏抗日罪行,使群众进一步认清了他们搞磨擦的反动本质,坚定了与之斗争的勇气和决心。其次是组织群众请愿,开展说理斗争。5月政治反对后,6月中旬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与鹿仲麟在辽县下庄举行会议,提出了解决河北问题的8条纲领,迫使鹿口头上唯唯称是,行动上有所收敛。但他的军队和下属们仍我行我素,一意孤行,捆绑吊打我区村干部屡禁不止,暗杀我军政人员时有发生。针对顽固派继续破坏抗日的罪行,县农会主席王丕绪根据县委指示,于7月带领群众团体代表到贺家坪向鹿请愿,要求处罚乱抢粮款,吊打杀害村干部的顽军。鹿不但不答复要求,还将王丕绪等人扣押。县委又组织了第二次更大规模的请愿,当众揭露了顽军捆绑我区干部贾培德、王成富,活埋我战士石宝贵,害死我垴上、牛田、熬峪村干部的卑劣行经,终于迫使鹿将人放出。第三,进行武装自卫,主动反击顽军。同年11月,国民党五届六中全会确定了“军事限共为主,政治限共为辅”的方针。随之加紧调兵遣将,对抗日根据地和八路军发动新的进攻。12月11日,国民党97军军长朱怀冰率部开进邢台县山区,加剧了双方磨擦斗争的局势。12月12日,抗日县政府在浆水召开全县武装检阅、庆祝抗日县政府成立两周年阅兵纪念大会。鹿仲麟、朱怀冰获悉后,提出参加大会,并派朱的参谋长蒋希文、10军团师长米文和带领部队和所谓民众代表赴会,妄图在他们枪杆子威迫和“民众”附和下,从中捣乱,趁机让国民党员靳白蛋取代县长。为确保大会成功,我方周密部署,当荷枪实弹的朱军包围会场,并用机枪对准主席台时,我129师青年纵队和县独立营立即对朱军进行了反包围,会场中心的9000名自卫队员也刀出鞘,弹上堂与朱军对峙。胡县长和青纵教导员讲话时赢得了阵阵掌声,而蒋、米发言时则换来“打倒大汉奸汪精卫”的如雷吼声。蒋、米见腹背受故,胡县长讲话又无隙可乘,不敢轻举妄动,眼睁睁看着我威武雄壮的自卫队员迈着整齐的步伐,斗志昂扬通过主席台接受检阅,从而又一次挫败了顽固派的阴谋。1940年1月12日,八路军奉命主动对顽军进行全面反击,月底,鹿仲麟的省政府、省党部及顽军被迫南撤,历时一年的反磨擦斗争至此结束。
  6、平息浆水暴乱。
  浆水暴乱的起因,是抗日县政府在反特务斗争中逮捕了封建头子宋兰波。宋兰波,原名宋玉庭,茶旧沟村人,“七·七”事变前曾任旧政府山川区公安局长,宋凭借警团势力,大量出租土地、兼营商业资本、制毒贩毒、进行高利贷盘剥,范围涉及沙河、武安一带。抗战爆发后,为保护其家产,以抗日保乡为名,带领部分人员枪支,投奔张贤约率领的八路军129师先遣支队,被任命为沙河抗日县长。因对党的减租减息、合理负担等政策不满,当鹿仲麟从冀南败退到邢台县路罗川时,便暗中接受国民党政府领导。除向鹿提供八路军政治军事情报外,还在沙河抗日县政府内发展了部分国民党员。为此,冀南行署免除了其沙河抗日县长职务,调任行署经济委员会委员。宋一气之下,带领原班人马回家,后经张贤约耐心做工作,经过一段反省,到太行区贸易合作总社任顾问。1940年,在反特务斗争中,被邢台县抗日县政府逮捕,关进县司法科设在浆水村西的安庄寺监狱。宋被捕后,深感情况不妙,私下与其表弟张永祥联系,要他设法迅速营救。
  张永祥,前沟近村国民党员,还乡道首、先后在路罗川和沙河、武安及山西辽县等村发展了上百名道徒。为了颠复抗日政权,勾结后沟近村流氓赵德江,利用武安西井村地主提供的经费,向农民做反对宣传,胡说“入道能避一切灾难”、“八路军也是会道门,他们的法宝在草帽里”。后张看到入道群众越来越多,便在道内增设武门,赶制刀枪兵器,以待时机密谋起事。张永祥接到宋兰波密信后,立即与赵德江合谋,认为起事时机已到。一方面可营救表兄,一方面可摧毁抗日县政府。随之,张便在道内假托本道祖师爷的名义,宣称宋兰波为“真龙天子”,自封军师,大造农历三月初三在王莽山祭天旗的舆论,在天旗上写着“弥勒佛勒旨,张永祥率弟子,打败日本,消灭八路,真龙天子出世,天下太平”等语,迷惑道徒。4月10日(农历三月三),邢台、沙河、辽县等地200多名道徒聚集押石村,拂晓到达栗树坪,这时张才正式宣布“杀政府、劫监狱、搭救宋兰波”的行动计划。然后一路穿过河滩,直奔县委、抗日县政府机关所在地浆水,一路到安庄寺劫狱。暴乱分子一到浆水便乱杀乱砍。抗日县政府特务连排长胡光道和战士尚金珠去沙河执行任务,刚走到村口,一个道徒上前一刀就把尚脑袋砍下,胡光道也被另一道徒砍掉两个手指,接着暴徒直扑抗日县政府,沿途又砍死我农救会通讯员霍天保和公安战士王小街等人。当时,负责保卫抗日县政府的特务连大部分战士去山西背粮,留下的很少,加上缺乏准备,致使暴徒逼近政府机关,特务连指导员冯贵喜闻讯立即迎战,迅速跳上房顶,掀起石板向围追到院内的暴徒猛砸。同时急调浆水、将军墓两区自卫队前来助战。很快,冯家沟等20多个村的3000名自卫队员火速赶到。暴徒看到自卫队人多势众,立刻乱了阵脚,并四散逃跑。另一路劫狱的暴徒尚未到达安庄寺,便被浆水后川前来救援的自卫队打跨。赵德江被乱枪刺死,张永祥受伤后藏到下店村南栗树坪,被自卫队搜出后乱石砸死。其余暴徒在自卫队追击下逃往王莽山,沿途又有20余人死伤,10多人被擒。至此,震撼太行全区的“浆水暴乱”被平息。
  事后第二天,县委、抗日县政府在浆水召开全县群众大会,从监狱提出宋兰波等人公审。会上群情激愤,要求将宋处死,祭奠死难英灵。宋叩头求饶,要求给以全尸,群众不允,县政府当即决定将其砍头,抓获的暴徒也被就地处决。
  经过上述斗争,邢台县的抗日政权和抗日根据地得到了巩固和发展。

?
? ?
?
? 网站申明:本站归邢台县老促会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备案证号:冀ICP备08005684号

冀公网安备 13052102000029


技术支持:昊阳基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0319-5916000]